“Xi事變”後 無人敢探 卻有國民黨高層三次到訪

1936年12月28日,南京雞鳴寺宋子文公館。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穿著樸素的衣服站在豪宅二樓,從窗戶往外看。

宋子文北極閣大廈,地理位置優越,由楊廷寶設計,陶富基工廠於1933年建造。它位於南京雞鳴山山頂,地勢較高。即使向房間外看,也能看到“中山如屏,大江如帶,後湖如鏡;晚上,市中心明亮的燈光直入眼簾。

美麗的風景絲毫沒有讓被軟禁的張學良感到輕松愉快。當他從Xi安出發時,他已經想到了蔣介石對待自己的各種方式,但他沒有想到最後的結果會是禁閉。

他很著急。為了表示承認錯誤的誠意,他甚至在26日給宋子文寫了一份認罪書,希望以這份認罪書的面目把自己放回Xi安。不幸的是,他表達了自己錯誤的感情。蔣介石已經在尋找死亡的原因,不會再把兵權交給他。不知所措的張學良每天都在期待著進一步的好消息。

直到兩天後,一輛黑色轎車沿著山前路駛進了宋府。令張學良驚訝的是,不是蔣介石,也不是府主宋子文,而是蔣介石非常器重的下屬張治中。

張治中原名本耀,字景頗,後改名治中,字柏文,安徽潮縣(今安徽巢湖)人,黃埔系骨幹將領,中國國民革命軍二等上將。

雖然他在國民黨任職期間得到了蔣介石的認可和重用,但他的政治傾向是中左的,他堅持國共合作,多次直接勸諫蔣介石,希望國民黨能與共產黨和平相處,共同建設中國,因此被稱為“和平將軍”。

張治中和張學良從小不認識。他們直到1928年東北易幟才認識。Xi事變後,張治中主張和平解決。張學良被軟禁後,出於欽佩和忠誠,他同情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,在別人回避的情況下開車去看望他。

張治中的到來給了張學良很大的安慰。興奮之餘,他仍然重申了回到Xi的願望。他說:“Xi安,雖然我走之前委托虎城全權代理,但不是長久之計。請向主席轉達我的請求。盡早做出決定。”

張治中心裡清楚,蔣介石不可能在短時間內釋放張學良。但是,面對張學良在拳擊上的誠意,他又不忍說出來。他隻能說會把對方的意思傳達給蔣介石,然後就起身離開了。

回去後,張治中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為張學良說話。多年後,當他回憶起往事時,心中充滿了遺憾:“我們為韓慶感到難過!當時,除了那些在蔣介石面前犯錯的人,與韓慶關系最好的私人朋友都不敢替他說話。當然,說出來也沒用。每次想起那次見面,心裡就有愧疚。因為我從有關方面知道,蔣介石是不會讓韓慶回Xi的,但那樣的話,我就不能對他說什麼了。”

兩年時間過得很快,張治中因為工作原因沒有得到第二次拜訪張學良的機會。

那年秋天,張治中擔任湖南省主席近一年,才得以訪問湘西。當時他聽說張學良住在沅陵鳳凰山,就專程去看望他。

張學良住處的條件失去了北極亭的優勢。他隻能在很小的區域內來回走動,行動受到嚴重限制,生活極其單調。看到張治中時隔兩年再次來訪,他非常激動。

談話中,他多次向張治中表達了參加抗戰的熱切心情。他說:“抗日戰爭已經一年多了,全國軍民都在積極參加。作為一名軍人,我反而坐在場邊,再也撐不住了!對我來說,這是一場國難和家仇。如何才能忘記皇姑屯事件?你怎麼能忘記918!下屬看著我,全國看著我。他們怎麼能不問:張去哪裡了?”

無奈之下,張治中建議他給蔣介石寫封信。張學良當即在辦公桌前寫了一封信,要求參加抗戰,要求見面並詳細說明一切。

回長沙後,張治中立刻將信派人送給蔣介石,但這封信一去就如石沉大海,從此沒有消息。之後不久,張治中也因長沙大火而被撤職,對張學良的事也就無暇看顧了。

而張學良不知是不是因為這封信的原因,在張治中離開不久,於同年11月被轉移囚禁在貴州省修文縣陽明洞。1941年5月張學良轉囚貴陽市麒麟洞。由於和市區距離很近,不久很多貴州人都知道張學良關在麒麟洞,於是在1942年2月把張移往貴州省開陽縣劉育鄉囚禁。1944年春天再移貴州息烽縣陽郎壩,冬天再到桐梓縣天門洞小西湖。1946年4月,張學良被押往重慶歌樂山白公館。1946年10月被送到臺灣。1947年移住臺灣新竹縣井上溫泉。

1947年10月20日至11月1日,適逢時任西北軍政長官職務的張治中到臺灣休假,於是就轉道新竹縣看望張學良。

兩人再次見面已時隔八年,相見之下不禁滿臉淚痕。席間,張學良認為日寇已經戰敗,自己恢復自由的日子應該不遠了。於是他托張治中向蔣介石和宋美齡提出了兩點要求:第一、希望以老百姓的身份恢復自由;第二、希望監視自己的劉光乙不要介入自己的生活。

張治中離開後,將他的要求親自轉達給了蔣宋兩人。萬萬沒想到,蔣介石當面“哼哼哈哈”不置可否,轉頭卻下了手諭:“以後非經我親自批準,任何人不得面見張學良。”

從此,在蔣介石的阻攔之下,張學良更加孤寂,而張治中也再沒見過這位老朋友。

『聲明:本文轉載自網絡。圖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·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』